bbcp2p > 科幻小说 > 从红月开始 > 正文卷 第七百九十三章 深山里的马戏团(二合一)

正文卷 第七百九十三章 深山里的马戏团(二合一)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感觉在深渊里行走了很长的时间,陆辛都已经在满是安博士香水味的车厢里睡着了,才忽然被外面的敲门声惊醒。撩开了车帘子一看,就见那个戴着红色尖角帽子的潜伏者丑丑的小脸,正在向着自己微笑。这才发现,马车已经离开了深渊,来到了一边幽暗的荒野。

    “到地方了?”

    陆辛多少有些惊讶,回身拍醒了睡得迷迷糊糊的安博士,转身钻出了车厢。

    微微伸了个懒腰,感觉浑身骨骼噼噼啪啪作响。

    然后忍不住哆嗦了一下,感觉这深山里的风有点冷,就回去翻行李,找了件厚的外套。

    这时,其他人也都已经走下了马车,用过一些计量工具,确定了自己所在的地点。然后打发了那两只拉着马车的精神怪物暂时离开。所有的行李与箱子,包括陆辛那个刚刚取了件外套,又重新关上的箱子,都放在了身材高大的阿震背着的木架子上面,显得他块头更大了。

    “确认第一阶段目的地无误。。”

    “确认调查团人员数量准确,状态良好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开始赶往第二阶段目的地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博士懒洋洋的数了数人头,便将自己随身的一个录音笔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认真的记录日志,然后关闭。

    很难想象她录音的时候这么认真,但实际操作却只是眼神扫了一眼在场众人而已。

    “走吧,距离这里不远,应该有个研究院之前建立的观测站。”

    安博士将录音日志收进了一个小匣子里,便向着在场的诸人看了一眼,道:“到了那里之后,我们先歇息一个晚上,讨论一下具体的行程,然后明天一早出发,进入禁忌线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也微微顿了一下,忽然又笑道:“不过,在这里,已经有可能发生意外了。”

    “当初那个观测站里的工作人员,就是悄无声息消失掉的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诸位都保持足够的警惕与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我们都是死在了这里也没人心疼没人惦记的,但我还是希望大家可以活着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她这像是安慰,又像是幸灾乐祸的话,众人心里都咯噔一声。

    尤其是陆辛,嘴唇动了动,心里想:“虽然你们不是,但我可是有人惦记的啊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没说出来,是因为他想到。

    这些人被研究院派出来执行危险系数这么高的调查,已经很惨了……

    自己就不要在他们面前秀优越感了。

    众人系好了鞋带,扎紧了袖口。

    开始在这荒山野岭之中,深一脚浅一脚的向着安博士口中的观测站赶去。

    深山里的路极不好走,或者说,这里根本就没有路,只是一片显得有些光秃秃的矮山。

    大片的山石覆盖在起伏不定的山包上,带着一种独有的荒凉与沉闷感。

    陆辛倒是不愁爬山。

    一来自己最近勤于锻炼身体,已经不是之前跑一百米就气喘吁吁的亚健康了。

    自己现在可以跑两百米再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二来妹妹乖乖的趴在了自己的后背上,她体量很轻,背着她几乎感觉不到什么重量。

    而背着她,就可以随时借用她的能力,攀岩过岭,小菜一碟。

    倒是其他人,明显可以看出了体力上面的差别。

    那个名叫“丝丝”的女孩,表现也很不错。

    穿着大羽绒服,看起来行动应该是不太方便的。

    但是她缩着脑袋,面无表情的在山路上走着,动作不快,但却始终与众人保持在一个水平线上。而且羽绒服里面,不时的传来叮零当啷的响声,似乎带了无数的金属物品一般。

    那位背着大木架子,上面又放着所有人行李的阿震,走的更为轻松。

    离得他远些时,甚至听不到他的喘息声,让人不得不怀疑他苍白的皮肤之下。

    那颗心脏,根本就不会跳动。

    安博士在马车上时,就忍着心痛,换下了她忠爱的黑色丝袜,换上了一条黑色的瘦身牛仔裤与白色登山鞋,看起来倒也不是那么疲惫,一看平时就是个经常健身的类型。

    至于那三位研究员,则明显有点差了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,才在野地里走了不到十分钟,就气喘吁吁的,越来越慢。

    甚至都开始悄悄的抹泪花了。

    陆辛见他身体摇摇欲坠,担心他不留神摔倒,就靠近了他一点,与他一起走着。

    这一靠近,就听他时不时的嘟嚷一句:“好后悔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当时为什么要那么干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果一开始就没干这样的事,现在该多好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陆辛好奇心被他有一句没一句的,给勾起来了,便又接近了一点,热情的让烟:

    “抽不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那位身材瘦削,已经热得满头汗的人下意识想接,但又无力的摆了摆手:

    “抽不动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噢。”

    陆辛收回了烟,自己叼在了嘴上,不过也没点着。

    因为这么赶路状态里,他也有点抽不动。

    只是慢慢的组织着言语,好奇的打听着:“王师傅,你是因为什么过来的啊?”

    他还记得安博士说过,这些人好像都是被迫无奈才来的。

    “别叫师傅。”

    那位王师傅看了陆辛一眼,道:“叫我博士。”

    “哦哦。”

    陆辛配合的答应着,道:“你是因为什么过来的啊?”

    王博士深深的叹了口气,道:“一切,都怪我找了一个很漂亮的老婆……”

    “?”

    陆辛有点无法联系起来:“这跟老婆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王博士绷着脸看了陆辛一眼,道:“我老婆跟人睡了,我一冲动,就拿了一件研究院的寄生物品,诅咒了她。于是因为违反纪律被抓了起来,最后安排进了这个调查团里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陆辛又意外,又有些同情的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这人身上有个悲伤的故事啊。

    “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旁边一个身材微胖的张师傅凑近了过来,愤愤道:“你说你那么激动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过来砍我两刀多好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?”

    陆辛顿时好奇,又转向他问道:“张师傅,您这是?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博士。”

    张博士转头瞪了陆辛一眼,然后叹道:“我睡了他老婆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?”

    陆辛直接懵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,道德沦丧的故事啊……

    “冲动,为什么要这么冲动呢?”

    这时走在了前面的李师傅转过了身来,看着他们两个,愤愤的道:“本来只是一个打一架,最多砍两刀就能解决的事。偏偏因为你没忍住,居然去偷寄生物品搞事情,结果事态上升,成了研究院最严重的事故。这下可好,我们都过来了,还不知道能不能回去……”

    陆辛听得心里微微一动,忙问道:“李博士,那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博士,只是个不被人瞧得起的工程师。”

    李师傅愤愤的道:“而且,我就是他老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他用寄生物品,把我转移到了现在这具身体里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?”

    陆辛惊的嘴都合不上。

    这又成了一个奇幻故事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认真想了想,还是下意识的远离了他们一点。

    总觉得他们三个虽然看起来是普通人,但彼此之间弥漫着一种惊人的杀气。

    同时对研究院居然把这么三个人派了过来的操作,深深的不解。

    幸亏这一段行程倒是不远,只在荒野里走了半个小时左右,安博士便在前方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打量一下,低声说道:“到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同时抬头看去,顿时微微一怔,只见前方,有着一连串散落的灯光。

    在这片夜幕已经开始降临的幽晦山间,显得有种异常的温暖色调。

    “观测点里有人?”

    “早就荒了很多年,再说有人也不会有这么多灯光,过去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稍一商量,众人下意识加快了行程,以免在夜幕下赶路。

    十分钟内,便来到了灯光汇集之地,所有的人,都不由得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他们看到了安博士说的观测点,只见是一排不带院的水泥房子,在这片荒野里显得很是突兀。不过,这房子却并不是空着的,而是,里面以及房子的周围,都聚集了不少人。

    旁边扎起了一座一座的帐篷,还生起了火堆,牛羊被简易铁丝网圈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起来倒像个小镇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陆辛都不由得向安博士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就见她也微微皱眉,低声道:“应该是高山流浪部族。”

    说着,低声解释:“以前,这一片区域里失智人太多,地势又复杂,建立高墙城,反而不如聚众游牧、搜荒更为安全。因此大量的幸存者,都组织成了搜荒队,与失智人玩躲猫猫的游戏。虽然前几年,这里的失智人,大部分都神秘消失了,但直到如今,他们也成了习惯。”

    “大概是他们看到了这里有观测站,地势也好,就暂时把这里当成营地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有人本来想着可以好好休息一下,见状不由得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“没办法,按照他们的习惯,只要是他们占下的,那就是他们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安博士笑道:“我们只能过去借宿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我们千万得小心啊……”

    她一边说,一边轻轻解开了自己扎着的马尾,顿时秀发如瀑,开心的笑道:

    “他们平时可没什么规矩,见了女人就要抢的。”

    “更不用说是我这么漂亮的女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为什么不仅感觉她不担心,还很期待的样子?

    陆辛看着安博士那满脸的笑容,心里不免嘀咕。

    然后又扫了一眼在场的众人,发现那个叫真真的小女孩还有妹妹,年龄太小。

    其他人,哪怕是李女士,现在也变成了男人的模样。

    说起来好像需要注意安全的,也就只有安博士一个人了,那她还这么在意干什么?

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安博士郑重其事的嘱咐了众人,又拿出了小镜子,抹了点口红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看她这驾势,如果不是环境不允许,她甚至想把丝袜换上。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也不知道她心里想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反正她是调查团的负责人,那就她说是什么是什么喽……

    于是在她的带领下,众人再次有点沉重的挪动步子,向着那一片火光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唰唰唰……”

    听见陆辛等人从黑暗里走出来的脚步声,火堆旁边,顿时无数人举起了手里的枪。

    身后更是传来了脚步声,却是黑暗里的几个暗哨,也做好了开枪的准备。

    从火堆旁边的众人脸色上看,他们似乎也没有什么意外的表情。

    应该是早就发现了从远处一路走过来的众人。

    陆辛推测,高山浪流部族,在这种危险的地方生存了很多年,应该也早就养成了自己的习惯与一些行之有效的手段,看似松懈,但周围早就布下了暗哨,警惕的留意着四周。

    这一路过来,他们早就将自己这一行人观察了个通透,才放自己进来的。

    甚至往深了想,安博士不肯换丝袜,也是不想被他们看到?

    “抱歉抱歉,不要慌不要慌……”

    迎着那一圈黑洞洞的枪口,安博士忙安抚了一下那个叫真真的小女孩。

    陆辛留意到,她在被枪指住的瞬间,便微微低头,以一种微微上翻的眼神看着对方。

    直到安博士的手掌轻轻按在她的后颈位置,她紧绷的状态才缓缓消失。

    安博士则是一边拍着她,一边向前看去,笑道:“我们没有恶意的,只是路过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是做什么的?”

    安博士的脸被火光照亮,就如一盏明灯,将这阴暗的环境照亮了不少。

    隐约可以看到,不少营地里的人,尤其是年青男人,眼神都微微发直,喉结滚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火堆旁边,一个面容坚毅,看不出具体多大年龄的中年男人慢慢站了起来,他的眼神里没有那种惊艳与迷恋,而是审视的上下看了安博士一眼,又扫过了其他人,慢慢说着。

    口音有点生硬,普通话不是很标准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一只搜荒队,顺便过来看看这里最近的局势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安博士笑着回答,指了指营地里面,道:“可以进去吗?”

    “搜荒队?”

    那位疑似部族首领的人上下打量了她们一眼,明显有些怀疑之色。

    不过,他并没有说什么,只是随意的向着部族里面一指,道:

    “这里不是我们的领地,被神灵庇佑的人都是可以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我希望你们不要打扰我们的族人。那边有两个帐篷,可以借给你们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么好?”

    陆辛等人倒是都微微诧异了一下。

    本来以为会有些冲突,但没想到,对方其实很和善。

    “好的,谢谢,我们有些罐头,想用来报答你们的善良,希望你们可以接受。”

    安博士也笑着答应,并且表示了感谢。

    她让阿雄拿出了几个罐头,交给了对方,便带着陆辛等人,前往了对方的帐篷。

    直到对方应该听不见了,才微微遗憾的表示:“可惜了,是帮善良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好可惜的?”

    陆辛不由得有些诧异,没摸清楚她的脑回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行人来到了两个边角的帐篷处,再次谢过了这些本来住在帐篷里,但如今在首领的命令下要让给陆辛他们,到火堆旁边去睡的部族成员。然后才放下了行李,一边仔细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,一边悄悄的安排起了晚上怎么住宿的问题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块陆辛就有意见了。

    来的时候他跟安博士挤在了一个车厢,但现在总不能再挤一个帐篷吧?

    再说,那三位博士好像也不能安排在一个帐篷里,容易出事。

    最终一商量,总算有了个解决的方法,所有人轮流守夜,另一半人按男女分配休息。

    安排好了,众人坐了下来,一时相顾无言。

    周围的部族,同样也很沉默,只有稀稀疏疏的几人隐藏在了黑暗中的哨岗。

    其他的人,倒是大半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反而是营的西方,隐隐可以看到灯光更明亮些,偶尔还会有一些响亮的音乐声传来。

    “哥哥,那里有好玩的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妹妹被那边的音乐声吸引,或者说她就不喜欢这种沉默的气氛,拉着陆辛的衣角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陆辛其实也对那边的热闹有点好奇。

    只不过,来之前已经约法三章,现在雇主在这里,自己也不好做主啊。

    倒是安博士目光曼妙的扫过了众人,似乎发现了大家都心情不高,便笑道:“这么沉闷的坐着也不好,毕竟这有可能是咱们在这世上最后的几天了,保持心情愉悦是很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那边似乎很热闹,咱们也过去瞧一瞧,就当是在为调查任务搜集情报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都默默的站了起来,情绪同样不是很高。

    流浪部族的营地成员,似乎也并不介意他们四下里走动。看他们的样子,更为关心的是圈着牛羊的地点,其他的颇有一种大家随意的感觉。看到陆辛他们过去,也没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越来越接近那山脚另一侧的灯光群,越是听到了音乐声的响亮。

    出人意料的是,在他们刚刚转过了山脚时,便一眼看到了一片华丽热闹的景像。

    只见一片空地上,扎着几座绿色帆布帐篷,各种各样的彩灯,扯在了帐篷和架子中间。

    一群群的人围坐在了一起,看着最大的帐篷前面,居然扎起了一个舞台。

    旁边有音箱响亮的放着音乐。舞台上则有一个打扮的五颜六色的小角,踩着独轮来回来的转,手里还有一串红色的小球不停的抛着。嘻嘻哈哈的笑声混杂在了音乐声里。

    仅是这气氛,便让所有看到了这一幕的人,忽然感觉到了一股热浪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连山里的阴冷气氛也为之冲散了不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马戏团?”

    陆辛微微惊讶,转头看去,就见其他人同样也很意外。

    在这流浪部族里,居然来了一只表演的马戏团?

    他们心里一时都感觉非常怪异。

    这样流浪于各个高墙城之间,靠自己的表演赚取费用的马戏团、歌舞团等等,在这片红月下的大地上并不少见,甚至还有几只,打出了自己的名声,很受联盟各地人们的欢迎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这里可是靠近了禁忌线的荒凉之地啊。

    地广人稀,即便是生存在这里的流浪部族,也行踪不定。

    怎么会有马戏团想着往这里来?

    陆辛是真的感觉到了一点怪异:“他们能赚着钱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哎呀,哥哥,我喜欢……”

    在陆辛考虑着这些事情的时候,妹妹则是明显的兴奋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这时正骑在了陆辛脖子上,目光越过了前面的人群,看向了里面的舞台,开心拍手。

    这让陆辛意识到,妹妹毕竟只是个十岁的小女孩啊……

    天天窝在家里看电视,或是跟着自己走南闯北的清理污染事件,很少这么放松过……

    既然她开心,那就让她看个痛快。

    只要她别忍不住跑了上去,亲自准备表演就好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出乎陆辛的重要,这支似乎不怎么会赚钱的马戏团,表演的节目居然远比想象中精彩。

    除了骑着独轮车的小丑没什么看点之外,其他的节目,很快就让人大开眼界。

    比如砍人头的魔术师,他向众人展示了一种神奇的胶水。

    然后把一个造型诡异的铡台搬到了舞台上,让自己的助手,趴在上面,双手脖子铐住。

    自己穿着笔挺整洁的燕尾服,手里拿了一柄长长的铡刀给观众检测,确定了是真刀之后,他微笑而自信的来到了铡台前,摆了一个优雅的姿势,高高的举起了手里的铡刀。

    “嚓……”

    鲜血崩溅,人头滚落在地。

    人群见状,顿时发出了一阵惊慌,魔术师则微笑着表示不必害怕,然后一手拿起了滚在地上的头颅,一手拿出了那一管胶水,在脖子断面抹了一点,又在脑袋断面抹了一点。

    两只手抱着,向上一按。

    礼炮声响起,彩花喷得满天都是,镣铐解开,助手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摇头晃脑,表示一点问题也没有。

    魔术师与被接回了脑袋的观众一手摆手,周围响起了一片赞叹与鼓掌的声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真神奇啊……”

    陆辛也跟着鼓起了掌,脖子上的妹妹鼓掌鼓的更起劲。

    这种看不出机关在哪里的魔术表演就是好看啊,甚至都想问问他胶水在哪里买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