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bcp2p > 科幻小说 > 踏星 > 谁与争锋 第三千一百九十二章 围杀天罚

谁与争锋 第三千一百九十二章 围杀天罚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听了红颜梅比斯的话,星蟾咬牙,想了想,又看了看无尽刀锋肆虐下的几人,还是拒绝了:“休想诱惑我,我跟四方镇守使是绝对的好友,要拜把子的那种,我们之间连生意都不会做,我会帮你们?可笑。”

    红颜梅比斯冷笑:“那你就自己找吧,蜃域有禁地,连我们师父都不敢踏入,踏进去,非死即残,你想挨个摸索一遍,我保证,你没找到通往永生的路就已经是只死癞蛤蟆了。”

    星蟾怒极:“你才癞蛤蟆。”

    “区区蛤蟆而已。”陆隐嘲讽,用的是大天尊的话。

    这句话彻底惹怒了星蟾,遥想在第二厄域,它被大天尊踩在脚下疯狂践踏,参与永恒,陆源他们的一战被打的那个凄惨,想到这里它就憋屈,愤怒,窝火。

    它迫不及待想突破永生境,到时候让这些家伙全去死,全部去死。

    等等,它眼睛弯起,露出奸诈的笑容:“你们人类会允许我突破永生境?开玩笑,我突破了,你们不怕?”

    红颜梅比斯道:“永生境有限制,你虽无敌,却也很难轻易对我们出手,当然,我们更不可能对你出手,宇宙不存在绝对的极限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让星蟾沉思,好有道理。

    陆隐怪异,这是始祖说的话,红颜梅比斯用起来倒是很溜,当初对自己说过,现在对星蟾说。

    别说,境界越高的人,越相信这种虚无缥缈的话。

    天罚声音突然响起:“就算你走对了路,我们也会让你无路可走。”

    星蟾惊悚,天罚的威胁让它通体冰凉,对,就算找到通往永生的路又怎么样,四方镇守使对它出手,它还没到永生就被宰了。

    想起那种场景,它整个清醒了,一甩荷叶,愤怒瞪向陆隐与红颜梅比斯:“陆隐,开红,你们别想诱惑我,我是四方镇守使最好的朋友,坚决站在他们那边,守护宇宙大义,我,是将来的第五镇守使。”

    第二萌与第二紫对视,看到对方眼中怪异,还有那强忍住的笑,她们看到一只蛤蟆在跳脚乱叫,还甩着荷叶,那场景,竟然冲淡了对这未知之地的恐惧。

    唯有第二善,看向蛤蟆,目光越发恐惧,这只蛤蟆很恐怖。

    陆隐叹息:“星蟾,你真以为天罚今天能活着出去?四方镇守使,也可以死。”

    “住嘴,不准你侮辱我的朋友。”星蟾大吼。

    喊得凶,却完全没有出手的意思,任由天罚与陆隐他们彼此对耗,星蟾只想离得远远地,不帮陆隐他们,却也不会帮天罚。

    陆隐摇头:“永生都打动不了你,那么,这个呢?”说着,陆隐脚踩逆步,避过刀锋,自凝空戒取出一柄钢叉,扔向大地。

    钢叉插入地面,在星蟾眼前晃悠。

    星蟾望着钢叉,先是疑惑,随后目光赤红,最后愤怒到咆哮:“我淘汰的武器,你从哪得到的?”

    陆隐冷笑:“你真以为我们找不到你老巢,大恒给过你石头吧,你以为我为什么要特意给他?”

    星蟾狰狞双目盯向大恒。

    大恒懵了,关他什么事?

    当初陆隐算计了大恒一把,将大恒罚去无边战场,那次的事件原本与寻找星蟾无关,是他同时算计了罗汕与大恒,最后为了安抚大恒,给了他一块石头。

    因为当初陆隐自己有石头,给大恒一块无所谓,石头需要拼凑起来才能找到前往蜃域的路,那时候所有人都这么觉得。

    然而陆隐却从黑无神那得知进入蜃域真正的方法,他一面想以此将星蟾拖进来对付天罚,一面又要想办法真能逼迫得了星蟾帮忙对付天罚,这时候他就想到了当初给大恒的石头碎片。

    石头属于宇宙自然诞生,因为碎了,每一块石头形状都不同。

    陆隐通过罗盘想着给大恒的那块石头,找到了星蟾老巢,算他运气好,石头果然被大恒给了星蟾,否则他真找不到。

    这是算计星蟾最重要的一步。

    星蟾太狡猾了,尤其活了那么久,什么都知道,当初在第一厄域对蝴蝶天恩那种态度,陆隐就知道光是利诱未必能逼迫它,而今直捣它老巢,将它的收藏一网打尽,这才是陆隐逼迫星蟾最重要的一步,当然,不保证肯定成功,就看星蟾对它那些收藏有多在乎了。

    失败也无所谓,大不了离开蜃域,再想办法对付四方镇守使。

    四方镇守使是绕不去的高山,不解决它们,永远解决不了永恒族,即便同时面对四方镇守使与永恒族,陆隐也在所不惜,冒险去赌这一把,这是唯一能解决天罚的办法。

    围杀天罚,只此一次机会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修炼者都需要冒险,哪怕陆隐也不例外,每个高度有每个高度要应对的危机,四方镇守使这一关,必须要过。

    他们不满人类,谋害始祖,截杀枯祖,逼迫停止战争,这些行为都让陆隐无法原谅。

    这就是一次围杀,陆隐已经做好与四方镇守使全面开战的准备。

    陆源老祖他们也都做好了准备,人类要面临的难关太多了,但总会渡过去。

    钢叉的出现让星蟾疯狂了,它鼻孔喷气,身体颜色都变为斑斓色,手握钢叉,脖颈套着骷髅头,一跃而起冲向陆隐:“你个贼。”

    陆隐目光陡缩,盯着星蟾:“我要把你的收藏通通贱卖,让你做有生以来最赔本的买卖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你死。”星蟾身体突兀变大,握紧钢叉,一钢叉刺向陆隐。

    红颜梅比斯握拳,大地之上,树木急剧生长挡在星蟾前方,星蟾一钢叉刺穿树木,狠狠刺向陆隐。

    “失败了,撤。”红颜梅比斯厉喝。

    陆隐盯着星蟾,星蟾也盯着他,目光前所未有的凶厉,这种目光毫无感情,分明就是一头野兽,一头发狂的野兽。

    钢叉直接掠过陆隐头皮,带起一抹血丝。

    单古大长老骇然:“道主。”

    陆隐感受到钢叉冰凉森冷的杀机,而这一钢叉,针对的不是他,而是他后方那无尽刀锋之上的--天罚。

    星蟾终究被说动了,或者说,在它的执着中,那些收藏竟然比永生的路还重要。

    陆隐赌对了,他猜的不错,星蟾渡苦厄,苦厄,正是它对自己生意所得收获的执着,那份执着已经让它入魔,无论发生什么都不会放弃,这就是星蟾最大的障碍。

    大天尊渡苦厄要杀唯一真神。

    星蟾渡苦厄,就要完美的做好每一单生意,它宁愿数次放弃陆隐临阵加价让它对付永恒族,也不愿背弃生意的诚信,这就是它的苦厄,它一直在渡苦厄。

    相比虚无缥缈的永生之路,自己渡过苦厄显然更真实。

    而这个苦厄,它渡了太多太多年,别说一个天罚,就算四方镇守使都在这,被陆隐拿捏住收藏,它也得出手。

    这是生物的本能。

    斑斓色星蟾手持钢叉,直刺天罚,这是天罚都没想到的。

    尽管有无尽刀锋阻碍,钢叉还是刺入了血色液体中,沿途破碎一切阻碍,令虚空都撕开。

    钢叉另一端自血色液体而出,陆隐,红颜梅比斯,单古大长老包括第二命他们都看着,有用吗?

    天罚前方浮现一杆天之矛,顺着钢叉方向刺向星蟾:“你找死--”

    星蟾目光狰狞:“朋友,别怪我了,我也没办法。”说完,拍动钢叉一端,钢叉横扫前方,将天之矛震断,星蟾极速后退,却发现动弹不得,天罚以岁月为链,将它囚困。

    星蟾惊悚,什么鬼?

    红颜梅比斯一脚踩在星蟾头顶,对着天罚就是一拳,恐怖的一拳狠狠轰击在血色液体之外,然而这一拳,依旧无效。

    天之矛,地之刃同时出现,矛与刃交错而过,彼此重叠,形成似矛非矛,似刃非刃之物刺向红颜梅比斯与星蟾,还有陆隐。

    红颜梅比斯周身虚空扭曲,一株大树拔地而起,挡在前方,赫然是梅比斯神树,上面,神树烙印发出光芒。

    矛与刃重叠的一击直接刺入梅比斯神树,想要刺穿神树。

    红颜梅比斯嘴角流血,强行以梅比斯神树遏制矛与刃,将它们压制在神树之内。

    天穹,光芒黯淡,陆地下压,陆隐出手,镇压天罚。

    “尔等真以为可以逆转天罚?”天罚声音低沉,任由陆地坠落,最终压在天罚之上,然而这片陆地没有给天罚带来任何伤害。

    “是序列规则,它是始境,规则不近身,但它本身掌握的序列规则却极其强大。”红颜梅比斯咬牙。

    他们数次攻击都被天罚的序列规则抵消,至今为止,他们都不知道天罚究竟是何等序列规则。

    乓的一声,星蟾终于挣脱岁月之链,皆因为矛与刃被梅比斯神树卡主,否则它根本无法挣脱。

    怪叫一声,星蟾抬手,钢叉返回掌中,狠狠冲向天罚,一钢叉刺落,虚空震荡,进而蔓延,化为凌冽之气,如同天地末日般降临。

    第二骨众人骇然,急忙抵挡。

    大恒苦涩,陷入这种战场,他离死亡越来越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