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bcp2p > 修真小说 > 一剑朝天 > 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动手的目地

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动手的目地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在赵日月的疯狂想法之下,整个结界不由分说的开始崩溃了起来,一时之间所有人都露出了极为惊恐的目光。

    除了宗师之外,所有的普通人根本就没有活下去的可能,陷入虚空,无尽的罡气就能直接要了他们的命,根本就没有活路可言。

    宗师的下场同样好不过哪里去,现在想要离开这个就结界很难很难,除非你能自己撕开结界,同时还能抗住虚空所带来的的牵扯。

    这样的前提就是需要达到八境巅峰,或者就是九境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到底还是少数。

    所以这些人在看到现状的时候,这些级别的宗师立马就开始跑路了,他们可没有想要带人离开的想法,顶多就是带一两个本家的人而已。

    一个宗门顶多就只能出去一两个而已。

    不对,是一个都出不去!

    因为逍遥阁早已做好了这方面的准备,绝对不会让这些人安然离开这里的!

    太一宗不惜以得罪所有宗门的代价也要做这个事情,那么这样的结果所换来的利益自然远胜于此!

    赵山川听着四周开始咒骂太一宗的声音,他的嘴角不由自主的咧开了。

    “成大事还是需要我们太一宗呀!”

    这样的感慨也是让一旁的太一宗众人露出了怪异的表情。

    赵日月的所作所为已经不单单是想要杀死林苍月了,而是想要将所有人都要拖下水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目地已经可以算是昭然若揭了,一下子便是引起了所有人的公愤,都是无法理解这么做的目地是什么?

    现在的情况已经已经是极其的严峻了,结界已经被虚无吞噬了一大半了,这其中的出现的问题可就有点大了,数不清的罡气已经在结界里面开始肆虐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不得不说已经到了极其危险的地步了。

    而作为另外一个主角的林苍月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个场面了,当真是如同赵日月所设想的那样,退也不是,不退也不是。

    面前的乱象也是他从未见到的场景,从来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变成这样!

    林苍月的表情已经开始慌乱了,下意识便是看向了正山门和吕安的方向。

    林振虎和林虎的表情早已变得格外的难看,现在的事情也是和他们想的不太一样,这时候的胜负好像已经变得不是那么的重要了。

    “太一宗到底想干嘛?难道想要把这里的人都弄死吗?”林振虎气的冷哼了好几声。

    林虎也是早已摸不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了,结界破损,虚无扩散,看客们都已经乱成一锅粥。

    有人直接划破结界想要逃离出去,但是下一秒便是被人轰了回来,整个人身上全是伤痕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已经不止一次的出现了。

    所以不得不让人怀疑,现在所发生的一切是不是有点太过奇怪了,有人做局,有人谋划了这个事情!

    这是林振虎脑海中出现的想法,他也算是知道这两人的胜负好像不是那么的重要了。

    林苍月能不能打赢赵日月真的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该让那些人安全离开这里!

    林振虎突然猛地大吼了起来,“所有人都给我听着!”

    这一声怒吼直接让所有喧闹都安静了下来,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林振虎。

    林振虎也是没有任何的废话,作为南疆正山门的门主,这时候的他势必要起到表率的作用,不然的话,他们正山门的脸面往哪里搁?

    “所有人都听着,现在某些人动机不纯,本次胜负之争到此结束,就当是赵日月赢了吧,当务之急是所有人都安然离开这里!所有人都靠过来,正山门有打开结界的能力和力

    量!所有人准备离开这里!”

    林振虎极为响亮的话语瞬间安抚了下来,这些人的表情一下子都变得好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随后林振虎便是看了一眼林虎,林虎和正山门的宗师们齐刷刷拿出了法器,之后便是强行在结界中开辟出了一个又一个的大门,类似于传送阵一样的方式。

    “各位!现在开始按序离开!”

    林振虎的声音再一次响了起来,紧接着便是打算开始后撤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样的方式直接让某些人冷笑了起来,尤其是蓝山,因为他早就已经想到了这方面的可能,这种事情并没有出乎他的意料。

    即便对方做了,也就只是一些最为简单的小麻烦而已,这些人离开不了的!

    蓝山的目光看向了远处的赵日月,给了一个眼神,示意对方既然要做事,那就是果断快速一点。

    赵日月心领神会,深呼吸之后便是强行将虚无扩散了开来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所有人的表情都是惊讶了一下,之后便是迎来了一阵闹腾,他们开始急急忙忙的逃离这个结界。

    蓝山也是慢条斯理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看向了正山门的位置,之后又用眼神警告了一下吕安,最后他的目光竟然看向了太一宗那位一直没有动静的赵缺一。

    就这么淡淡的盯着他,没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顺着虚无空间的再次扩大,整个结界里面的人都开始朝着阵法的位置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已经有人开始进入阵法,准备离开了。

    然而第一批进去的人,在刹那间便是从这个阵法里面被人给轰了出来,浑身是伤的被人轰出去了,有几个都已经身首异处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不是少数,而是绝大多数。

    所有人一下子都愣住了,就连林振虎和林虎都是愣住了,按道理来说,这是绝对不可能发生事情,怎么可能会半途被人轰回来呢?

    难不成有人在这里的空间里面设了阵法?

    这样的想法一冒出来瞬间就让林振虎脸色铁青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他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在搞鬼了,他直接冲到了所有人的正前方,对着逍遥阁,对着太一宗的人大声呵斥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太一宗和逍遥阁在这里狼狈为奸,你们到底想干什么!”

    林振虎的声音又一次将众人的目光吸引到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离他最近的是罪魁祸首赵日月,并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倒是斗了一辈子的赵山川突然笑了起来,“林振虎屎可以乱吃,话不能乱说,我们可没有阻拦你们离开这里!你们自己的阵法有问题就别怪别人,这里的胜负生死还没有分出来!”

    林苍月一下子就被刺激的乱叫了起来,都已经是这样的情况了,他们正山门已经明确说了胜负,太一宗竟然还想得寸进尺,那他只能奉陪到底了!

    林振虎没有被激怒,而是准确的说道:“我现在可以明确的告诉你,赵日月赢了,林苍月输了,你们太一宗赢了,现在可以将这虚无给收回去了吧?”

    赵日月很可惜的摇了摇头,“我做不到,现在这东西已经不受我控制了,所以我也没办法让其收拢起来了!”

    这样的回应自然是难以让人同意,林振虎看到太一宗脸上好像有一种讽刺的笑容一样。

    这样的笑容实在是太让人不舒服了!

    林振虎的实力也是一名九境而已,对于这片虚无空间也是有点手足无措,这摆明了就是太一宗主动折腾出来的坏事!

    林振虎直接咬牙切齿的冷哼了起来,看着身后这一片南疆人,他再一次用警告的语调说道:“当真打算鱼死网破!”

    “网破不破我不知道,反正鱼多半是要死了

    !”赵山川一脸亢奋的笑了起来,现在所发生的事情和他之前想的一样,面前这一群人当真是如待宰的羔羊一样,无力而又愚蠢,到现在都还不知道整个事情的缘由和症结所在。

    找他们麻烦是没有用的,因为这并不是他们说了算的事情,真正能说了算的是另外一边的蓝山。

    赵日月的表情很是淡定,他现在所体现出来的实力已经超过了林苍月,从某种意义上,林苍月就是输了。

    面对他折腾出来的这片虚无,林苍月连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,这样的举动不就是说明他两之间的实力差距吗?

    所以胜负的事情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,随后他便是将目光看向了远处一直都很安静的吕安,脸上的挑衅意味格外的严重。

    吕安如此安静,早已让身边众人急的都要跳起来了,他们无法想象吕安竟然这么撑得住气,竟然一句话都没有说,一个事情都没有做,就这么安安静静的看着事情演变到现在这个情况!

    当赵日月的挑衅目光投过来的时候,吕安便是轻轻的笑了笑,之后便是突然起身,在半空中飘了起来。

    吕安的行为一下子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,因为他的举动实在让人无法忽视。

    吕安最先出现在了林苍月的身边,感受到了林苍月那极其强劲的气息,吕安微微一笑,问道:“输了吗?”

    林苍月顿时就是吸了一口气,尽管他很不甘,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的确不是对手,不管如何他的确是输了!

    看到林苍月点头,吕安轻声重复了一句,“你承认你输了!”

    林苍月再一次点头。

    得到肯定回答之后,吕安便是看向了远处的赵日月,中间隔了一片虚无空间,吕安直接询问道:“他输了,所以你赢了,对吧?”

    赵日月理所应当的点头,“没错,自然是我赢了!”

    又是一个肯定的回答,吕安脸上的表情突然笑了起来,之后便是将目光转向了另外一侧,看向了蓝山。

    下一瞬间,吕安便是出现在了蓝山的面前,用极其平稳的语气说道:“现在胜负已经出来了,我并没有丝毫的插手,你我之间约定是不是也算是可以完结了!”

    蓝山点了点头,“如果你一定要这么急的话,没问题,我可以告诉你苏沐的下落,不过需要你自己去找一下!去晚了可能会出事哦!”

    又是一个威胁,吕安的表情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蓝山看了一眼一旁的梅轩。

    梅轩随即上前,小声说道:“镰仓山,苏沐在镰仓山。”

    吕安重复了一声之后,直接转身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“对了,接下来的事情你也别想管,否则的话谁也不能保证苏沐的安全。”蓝山的声音再一次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种被人拿捏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,吕安的脚步一下子就停了下来,眉头紧缩的看了一眼充满不屑目光的蓝山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的弱点,人一旦有了弱点,那么他就算不上是威胁!吕安早点去做你想要做的事情吧,不然的话,到头便是一场空,这里你是阻止不了的,这里的所有人都会死。”蓝山的话再一次强调了一遍。

    这让吕安的眉头皱的更紧了,实在是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来回应。

    “我劝你还是早点离开这里吧,不然的话,我怕我会忍不住动手,如此一来,你要是死在了这里,那我可就算是做了坏事了,那位大人还想让你见证新世界的降临,所以你现在还不能死,懂我意思了吗?”蓝山淡定的声音再一次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种略带屈辱的声音让吕安不屑的冷哼了一声,之后便是转身离开,愣是没有做任何的回应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