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bcp2p > 都市小说 > 重生之都市仙帝 > 章节目录 第1309章 留给有需要的人

章节目录 第1309章 留给有需要的人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第1309章 留给有需要的人

    许轻柔不过造化境巅峰。https://

    以她的实力远远施展幻术还行,被尊者后期靠近,她根本来不及使用幻术,毫无反抗余地。

    花容失色,仓皇后撤。

    美眸中,闪过一抹难掩的恐惧。

    没有人不怕死,许轻柔也不例外,她只不过比别人更幸运,死过一次,如今站在另外一个高度。

    但正因为死过一次,她比别人更加清楚死亡的可怕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林青瞳孔狠狠一缩,目光如冰,盯着血袍老者。

    “小兔崽子,莫要以为你是尊者中期,就能与老夫抗衡一二,尊者每一个境界的差距都是不可逾越的。老夫高高在上,而你只能俯首称臣!”

    血袍老者冷笑。

    哗!

    一甩脑袋,银发如瀑,丝丝袅袅飞扬而起,如同铁丝,如同利刃,瞬间撕裂空气。

    以肉眼无法看清的可怕速度,射向林青。

    “太可怕了,尊者不仅能飞行,身体上每一个部位,都能成为武器吗?这可是头发,三千银丝,宛如三天利刃,空气都撕裂了!”

    暗皇波塞冬躲在后方颤抖,瞳孔深处,尽是惊恐。

    扪心自问,若是他在前方迎战,对方只消一根头发就能令他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造化、尊者,差距便是如此巨大。

    而境界越高深,每一个小级别的差距,也都令人颤栗。

    主人是尊者中期,听对方的话,难不成是尊者后期,抑或是巅峰?主人能打得过他吗?

    一个大大的问号挂在心头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火焰燃烧,热浪滚滚,冰冷海风一瞬间驱散,取而代之是烈阳般的灼热。

    暗皇不禁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当他再次抬头,只见血袍老者的一头银丝长发消失不见,只有头皮上点点焦糊碎屑,以及角质蛋白烧焦的气味,诉说着战斗的惨烈。

    “秃了?居然用火攻,主人还真是别出心裁!”

    暗皇波塞冬冷静下来,深刻明白自己和林青之间的差距,不仅仅是见识、实力的差别。

    还有智慧。

    换成他,绝对想不到用火攻。

    头发坚韧,若被强者淬炼,可堪比刀锋利刃,然而头发有一个最大的缺陷,怕火。

    一旦遭遇火,不是焦糊,就是燃烧。

    战斗瞬息万变,生死攸关时刻,不是每个人都能想到火攻,也不是每个想到的人都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“混蛋!小兔崽子,死!”

    老者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三千银丝是他对敌利器,也是出其不意的暗器,不熟悉的敌人顷刻中招,毫无反应余地。

    这小子到底什么来路?

    居然一把火给烧了。

    “跪下!”

    林青抬手,一巴掌拍下去,整个世界都安静了。

    银发老者脸色煞白,踉踉跄跄匍匐在海面上,宛如一条狗跪在林青面前,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气的,还是吓的。

    “主人这么厉害的吗?也对,主人不若不强大,那还是主人吗?”暗皇波塞冬逐渐想明白其中道理。

    想当年,主人对付诸多国际巨鳄,就是以弱胜强,还以一敌多。

    如今只差一个小境界,这对别人是天堑,对主人应该是不算什么的,主人很厉害。

    跟着这样的主人,才能走得更远。

    “你居然使用禁术,你太狠了!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血袍老者吐血,艰难开口。

    他不信尊者中期能碾压他,除非使用传说中的某些禁术,可以瞬间提升战斗力,越级挑战。

    只是那禁术消耗极大,更会损伤根基,不到生死攸关,没人敢用。

    “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!”

    林青哂笑。

    地球上,目前还没人能逼得他使用禁术,而他的禁术一旦施展,毁灭一方世界,方圆千里瞬间生灵涂炭。

    以他现在的境界,还施展不出那些禁术。

    这个血袍的老家伙,更不配让他使用禁术。

    “有种放开我,你我公平一战,老夫今天不把你打的满地找牙,老夫就不叫血瞳!”血袍老者抹了一把烧焦的头皮,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你叫血瞳?”林青放开了他。

    “不错!老夫乃是血剑门老祖宗,从封印中苏醒,来征服这个世界的。你使用禁术,后遗症很大,但是老夫有办法帮你缓解,只要你臣服……”

    被林青放开,血瞳又跳起来了。

    这个年轻人果然使用了禁术,后遗症逐渐出现,后继无力,根本镇压不住他。

    还在这里强装镇定。

    如今被识破,肯定恼羞成怒,但绝对没有余力第二次使用禁术,除非他向瞬间暴毙。

    即便林青能使出来,也伤不到他了。

    一念至此,血瞳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“臣服吧,这是你唯一的机会!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是血瞳,是血剑门的人,本尊今天姑且不杀你。日后,会有人亲手取你性命的!”林青哂然一笑。

    他本可以一巴掌拍死血瞳。

    但他忽然想到,韩墨与血瞳有血海深仇,韩墨的师父死在血瞳手里。

    这笔帐,还是韩墨亲自动手比较好。

    也许现在的韩墨还不是血瞳的对手,但未来未必没有机会。

    “大言不惭!”

    血瞳瞪大眼珠子,满脸不可思议的神情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这家伙居然还敢佯装高深莫测,还敢在他面前叫嚣:“老夫现在就让你尝尝,血魔秘典的威力,迎接恐惧吧!”

    血瞳仰天长啸,声如雷震,四海沸腾。

    海水中,那些被震杀的海鱼血液倒灌,都被血瞳吸收殆尽。

    他的伤势,也在迅速恢复。

    “小子,既然你不愿意臣服,老夫不得不将你斩杀,用你的血液,提升老夫的修为……”

    嘭!

    林青抬手,一巴掌盖下去,血瞳蔫了吧唧趴在海面上,脸都绿了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他万万没想到,林青居然还能使用禁术,难道不担心被禁术反噬?

    “垃圾!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血瞳虽然是封印者,虽然刚恢复到尊者后期没多久,但他的综合战斗力,比圣域的那些个尊者巅峰更强悍。

    把他放在圣域,绝对是天命之下第一人。

    但很不幸,他遇到的是林青。

    一个不惧天命境,横扫圣域的男人,又岂是血瞳可以抗衡的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噗!噗!

    血瞳吐血。

    林青淡漠道:“本尊说过,不杀你,留着你这条狗命,日后,会有人来收割你的脑袋!”

    “我们走吧!”

    说完,林青别过头看一眼许轻柔,以及暗皇波塞冬。

    “主人,斩草不除根,春风吹又生啊!”暗皇微微皱眉,他喜欢斩草除根,也知道林青手段狠辣,但今天,貌似主人心软了。

    “他不配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到底是什么人!有种报上名来,今日耻辱,老夫来日必将加倍奉还!”血瞳咆哮。

    “本尊,林青天!”

    “是你?是你!是……林青天,你失踪三年,怎么可能?你究竟得到了什么奇遇……”